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稳步推进 公务员基层工作有奔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2 03:42

  打破成长天花板 基层工作有奔头(政策解读·聚焦全面深化改革⑩)

  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稳步推进

数据来源:人社部   制图:郭 祥

  2014年12月,中央深改组第七次会议审议《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此前,我国县以下机关公务员工资待遇与职务级别直接挂钩,往往面临晋升通道狭窄等困境,导致工作积极性受挫。这一改革,为基层公务员打破成长的天花板,提供了新的职业发展空间。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三年来,随着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稳步推进,如何更好地调动和激励基层公务员?记者在四川进行了走访。

  乡镇基层干部感受到了组织认可

  冬季的秦巴山区,寒风刺骨。周末一大早,广元市朝天区汪家乡工作人员向新林便提着食用油和大米匆忙地赶往乡镇上的贫困户家中——自从参加了结对帮扶,每个周末,他都会到帮扶对象家中探望照料。

  在乡镇基层工作了几十年,向新林任劳任怨,很少向上级提要求、要帽子。职务与职级并行的制度实施后,经过层层考核,他的职级提高到副处级。

  “很多干部曾担心辛辛苦苦几十年,退休还是个科员。”向新林坦言,由于职务晋升的难度比较大,有的干部到退休都没被提拔,工作中难免产生消极情绪,有时甚至觉得低人一等、没出息。而职务和职级并行后,不仅工资上涨了400多元,更感觉自己受到组织的认可。

  向新林说,身边有不少同事本属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因为单位“参公”,而本人又没有职务,“参公”后工资反而比以前少一大截。如今,即使职务难以提拔,也能通过晋升职级体现价值,因此干劲更足了。

  让晋升渠道由独木桥变立交桥

  “我们推行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但为保证质量也设置了多道‘关卡’。”广元朝天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区委编办主任杨波表示,基层公务员晋升渠道由“独木桥”变成“立交桥”,基层干部待遇有了想头、工作有了奔头。同时,区里实行严格筛选,让“有能者”提高职级。截至目前,朝天区共有100多名公务员职级得到晋升,基层公务员工作积极性更加高涨。

  究竟有哪些关卡呢?朝天区严格的“关卡”涵盖从审核、考察,到测评、公示等各个环节。“任职表现、年度考核等情况,就有人社、编办、纪检等多个部门参与核查。”

  向新林回忆,自己当时经过民主测评、个别谈话等重重考验,德才表现、工作实绩、廉政情况等由人事部门和纪检机构量化打分,初步评审合格后,人事部门还需将考察结果向政法、信访等部门征求意见,确定没有部门异议后,才进行职级公示。“严谨绝不亚于干部提拔。”向新林表示,职级的升高必须靠成绩,单靠混日子肯定过不了关。

  “虽然任职年限和级别是公务员晋升职级的主要依据,但这并不意味着混日子、不作为,熬够年限就能晋级。”杨波介绍。在首次职级晋升的考核中,朝天区共有8名干部因各种原因未能晋级。

  更好调动工作积极性

  据了解,在四川省首次晋升职级的工作中,全省共有63685人晋升职级,占纳入实施范围公务员总数的22.4%,人均工资增长408元。

  四川省人社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公务员管理制度中,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确定公务员工资及其他待遇的依据。职务是指公务员所具有的头衔称谓,主要体现工作能力和职责大小,比如县长;职级指一定职务层次所对应的级别,主要体现资历,比如县长所对应的职级多是县处级正职。

  目前,公务员的各种待遇主要与职务挂钩,造成过分看重职务的问题。特别是在县以下机关,公务员受机构规格等因素限制,职务晋升空间小的矛盾更为突出。职务与职级并行,就是要在公务员职务晋升之外,再开辟一条独立的职业发展道路,让那些不能晋升职务的公务员,也可以通过晋升职级获得合理的待遇与尊严。

  本报记者 张 文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